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生八零暴发户式恋爱

第344章 怀孕

  但是连着干呕了好几下,都没吐出什么东西来。

  陆小芽缓一阵后,摇摇头说:“我没事,可能就是这几天没吃好,要么就是吃坏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因为确实最近的饮食和作息都不是很规律,陆小芽和魏泽杨天天陪在医院里照顾老爷子。

  这种情况维持到了晚上,大家一起在比较宽敞的特级病房里吃饭。

  加上老管家关东南一共五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家里呢,凑成了满满当当的一桌。不过何董事长的身体限制了他的饮食,必须吃的清淡,之前严重的时候只能打营养针,所以大家都有意无意地迁就何董事长。

  关东南山珍海味吃惯了,几天的清粥小菜,嘴里快淡出鸟来了,所以今天晚上给大家加餐,又是煲汤又是烧鹅的,拿到病房里的时候,还是热气腾腾,香味馥郁。

  没想到大家大快朵颐的时候,陆小芽一闻着味儿,便是捂住嘴巴,呕吐起来,面色比白天还难看一些,蜡黄蜡黄的。

  不过这次倒是去卫生间里吐了挺多的东西,传出来的声音,也足以让人失掉胃口。

  关东南顿觉烧鹅不香了。

  老管家以及病床上的何董事长面面相觑,担心起来。

  魏泽杨跟着去了卫生间,看到她惨兮兮的模样,眉头紧皱,面容焦虑地扶住她单薄的肩头:“现在我陪你去做个检查,我不放心。”

  白天她已经拒绝过一次了,晚上胃口还那么差,确实没必要强撑,免得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得不偿失。

  两人跟大家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关东南还嘀咕着给他俩留点饭菜。

  老管家说:“不用留了,你多吃点,等检查完,饭菜早就凉了。”不好吃。

  关东南一边往自己嘴里塞肉,一边无意识地道:“那么香的烧鹅,鸡汤,怎么就不想吃呢,跟人家孕妇似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老管家和何董事长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到底是长辈,吃过的盐都比年轻人吃过的米多,心里基本有了点数。

  等到陆小芽验血,拍片等等检查做完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还是靠着关东南的面子,不然夜间急诊医生少,值班医生哪里肯啊。

  刚刚吐了那么多,精神也恹恹的,魏泽杨问:“你一整天没吃了,我现在去给你买点粥,想吃吗?”

  陆小芽有气无力的摇摇头,毫无血色的唇道:“不想吃,你别去。”

  魏泽杨再度皱眉:“那怎么行?多少得吃一点。”

  陆小芽顺了顺自己的胸口,面如苦瓜:“就是难受,吃不下去,你陪着我就好。”

  魏泽杨也不勉强她,搀扶着她回到病房里,关东南倒是很自觉地把饭桌茶几给收拾好,开窗通风,室内基本闻不出奇奇怪怪的味道了。

  何董事长着急:“怎么样了?”

  陆小芽说:“检查结果还要半小时可以拿,应该没有大的问题,外公您不用担心的。”

  话虽如此,只要是个人,看看她现在的状态,想不担心都难。

  几个人坐了会儿,关东南先回家陪媳妇了。

  魏泽杨算着时间,提前出去拿化验结果。

  何董事长就问陆小芽:“听阿吉说,你打算要回内地了?”

  那表情怎么说呢,就有些不开心,强撑起来的严肃。

  陆小芽看了一眼心虚撇过眼的老管家,笑着回道:“没有的事儿,等您好一点了,我回去一趟处理一些事儿。如果你想见燕子,我们还可以把她带过来住一段时间。”

  她自己觉得这段话没什么毛病,可何董事长却捕捉到了许多不开心的字眼。

  ‘好一点’‘一段时间’等等字里行间都表明着她身在曹营心在汉,何董事长心里涌起许多惆怅与失落来,而且陆小芽一点都不关心股份的事儿,多半是对他的产业都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他老头子最拿得出手的东西,到她面前,没有丝毫的筹码和份量。

  何董事长一脸心事重重,末了,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我现在就好多了,你和泽杨,早点回内地,不用管我。”

  何董事长委屈。

  何董事长心酸。

  何董事长强颜欢笑。

  你品。

  你细品。

  陆小芽急忙道:“外公,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怎么能不管你呢?我的意思是……”好吧,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意思,要说一直留在港城陪何董事长,不可能的,办不到的。

  何董事长撇过眼:“我知道,你不用解释了,内地是你的家,我老头子不会勉强你的,毕竟我们才相认几个月,感情不深,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有臭钱脾气古怪的老头,要不是有一层血缘关系,你恐怕都不会看我一眼。”

  “外公,那您真的是误会我了,我心里很尊敬您的,包括泽杨,还有关大哥。您啊就是胡思乱想,港城的医学技术那么发达,等身体养好了,咱们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何董事长以退为进,倒是把陆小芽的不忍全都勾出来了。

  毕竟老人家,活一天算一天,不知道哪天就去了。

  老管家在旁边笑笑,何董事长真是越老越像个小孩子了,耍脾气,争风吃醋,不过,倒是比从前好说话多了,虽然生病,脸上笑容多了许多。

  这个时候,魏泽杨从外面走进去,手里拿着几张化验报告,神情显得有些深沉,有些诡异,好像精神十分紧绷的样子。

  奇奇怪怪。

  陆小芽仰头看他,老管家和何董事长也一块儿紧张兮兮地问:“怎么样了?”

  魏泽杨直接走到沙发前的陆小芽面前,然后蹲下,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哪怕是弯腰屈膝,正视前方,与陆小芽的目光正正好好地对上。

  深邃,严肃,一本正经。

  陆小芽略略不安,问:“医生到底怎么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众人的情绪都被魏泽杨带得紧张起来,屏息望着他。

  魏泽杨握住她的手,缓缓露出笑容,嘴角勾起,语气激动:“小芽,你怀孕了,我们又有孩子了。”

  陆小芽懵地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心里喜忧参半:“你确定?”

  条件反射地抢过他手里的化验单,繁体字怀没怀孕她还是看得懂的。

  确实是阳性。

  算起来她那个确实有很久没来了,具体多久,日子还真有点记不住,难不成一孕傻三年是真的么?而且,确实在京都的时候,有一次,两个人措施做的没有那么万无一失。

  总而言之,可能性蛮大的。

  魏泽杨有点吃不准陆小芽的态度,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心,忐忑不安地问:“你高兴吗?”

  陆小芽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孩子确实来的不是时候。

  且不说她才刚去上大学,港城这边的事儿就够她头疼的了……并不是说生完就没事的了……唉,反正一堆的问题。

  一时间,她张了张嘴,没有立即回答。

  魏泽杨的心情同她差不多,但他是开心的,新生命的到来,猝不及防,又令人感激。

  老管家咧嘴:“好事啊!趁着年轻,多生几个!”

  说完,他转过头,冲何董事长说:“老爷,你说是不是?最好再生个男孩,凑成一个好字,保管跟他们夫妻俩一样模样漂亮!”

  急需得到何董事长的肯定。

  但是何董事长嘴硬心软,死要面子,假装不满道:“婚礼都没办,又要给他生孩子了,好事都让他一个人占尽了!”

  魏泽杨快速道:“外公说的对,等您好点了,我们马上办婚礼。”

  “那还差不多,得快点,不然肚子藏不住。”何董事长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下子便来劲了,在计划婚礼种种……

  看得出来,何董事长的好心情压都压不住。

  尽管如此,魏泽杨心里有些发虚。

  因为陆小芽和他们的情绪截然不同,还处于一种微妙的变化中。

  陆小芽十分理智地说:“要不然我明天做个比超确认一下,比较放心,不然闹笑话可不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