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猎天争锋

第938章 星袍子

猎天争锋 睡秋 7755 2021-06-21 17:38

  眼前这七位意图劫掠商夏的劫掠者,他们所联手施展的合击阵法,其精妙高明之处毫无疑问远在灵丰界流传的那套五人合击阵势之上。

  不过其真正吸引商夏的地方,却还是此合击阵法居然能够将五阶、四阶武者的力量进行统一,这一点显然是灵丰界的那套简陋的合击阵势所无法具备的。

  单从这一点上来讲,此合击阵法的品质几乎不下于商夏的两仪乾坤阵。

  要知道,从刚刚劫掠者与罗七之间的对话来看,这一套合击阵势居然还是劫掠者模仿星原卫的合击阵法而创建。

  连一套模仿创建的合击阵法都能够精妙到如此地步,那么真正的星原卫合击阵势又会达到何种程度?

  想到这一点的商夏,不由的在心中升起要见识一番真正的星原卫合击阵法的念头。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行解决眼前这已然成阵的七位劫掠者的问题。

  这七位劫掠者,除去为首之人乃是五阶第四层的修为之外,修为达到五重天的尚有两人,余下四人的修为也均达到了资深四重天武者的地步。

  这七人联手并借助阵法合击之力,其瞬间所爆发出来的战力在六阶老祖之下几乎罕有敌手,曾经有过数次击败、击伤甚至击杀修为战力均在他们之上的五阶高手,而这也是七位劫掠者仗之以横行旷野的底气所在。

  可惜这一次他们遇到的是商夏,一位无法以常理度之的五重天大圆满高手!

  面对七位星原劫掠者的联手围攻,同样不敢托大的商夏在第一时间便祭出全力,五行境大圆满境界所领悟的武道神通“五行绝灭阴阳环”瞬间全力爆发,哪怕此时他的手中没有神兵五行环进行增幅,可在外辨五色内分阴阳的光华横扫之下,一切手段都在绝对力量层次的碾压之下被摧毁殆尽。

  所谓“五行绝灭阴阳环”,外在五行扫除威胁,封压丹田;内在阴阳磨灭本源,坏人修行,实乃是杀人诛心的手段。

  五行本源罡气迸发之下,七位劫掠者合力一击首先被化解,紧跟着七人合击阵势也无力维持,被五行罡气所化光华封闭了彼此间的联系。

  这还不算完,汹涌的五行本源在将所有劫掠者淹没之后,很快便开始向着每一位劫掠者的体内渗透而进。

  四位修为仅有四阶的武者也还就罢了,几乎没做出任何有效抵抗便被五行罡气直接渗入丹田之中,随后体内的本源灵煞便被消磨一空,直接被废去了修为。

  其他三位五阶武者倒是竭力在抵抗,然则他们的本源罡气在遭遇五行罡气的瞬间,便如同乳燕投林一般被包容,而后便又被每一道五行罡气之中自带的阴阳属性所磨灭,直至五行罡气一路摧枯拉朽般深入到他们的丹田当中。

  一缕缕的元罡本源被消融,三位五阶武者自身的气机在飞速下滑,这是他们自身的修为境界在跌落。

  这可不是那些被包容磨灭的元罡之气,即便是消失之后只要丹田本命元罡仍在便能够再次恢复,这是他们自身的元罡本源在消融,失去了便无法再恢复。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七位劫掠者中的四位四阶武者修为已经被废,其他三位五阶高手本命元罡被重创,各自修为境界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跌落。

  为首的劫掠者很快便意识到眼前之人根本无法力敌,仓皇而又悲凉的大喊着:“逃,我们上当了,快逃啊!”

  然而四位四阶武者早已无力奔逃,剩下的三位五阶高手当中,修为较低的那两位勉强逃出数十丈,便被商夏伸手隔空一按,各自失去了意识委顿在地。

  仅有那为首的“老大”成功窜出商夏的五行罡气笼罩的范围,勉强催动着早已经散乱无序的本源罡气向着星原城的方向逃遁而去。

  商夏这个时候原本仍旧有机会出手拦截此人,至少也能做到不留后患。

  但不知为何,望着那远遁而去的背影,商夏目光之中却闪烁着一抹深意,似乎还带着几分期待之色。

  而就在那位“老大”刚刚遁出十数里之外之际,一片璀璨的“星幕”忽然从地面升起,那位只顾蒙头遁逃的“老大”猝不及防之下一头便撞进了“星幕”之中。

  “你们……不,你不能……”

  那位老大的声音除了慌急之外,甚至还有几分气急败坏。

  “哼,星原卫纵使脱了星袍也是半个我星原卫的人,更何况七哥乃是我吴横的手足兄弟!付元恒,你和你的手下在旷野之中劫掠落单的外域武者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你等的行为给星原城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我们盯了你这么长时间,这一次终归是证据确凿,你有什么话待回到星原狱中再说吧!”

  原本升起的“星幕”忽然倒卷向下,将那撞入其中的劫掠者老大裹住,紧跟着此人一身气机被封,几道闪烁着星光的锁链缠绕在其身上,而另一头则落在三位身着浑身上下点缀着星光衣袍的武者手中。

  早在刚刚“星幕”在十数里之外升起的刹那,原本因为商夏爆发而一直处于震惊当中的罗七,忽然怔怔的望着远处的一幕,口中喃喃自语一般道:“是星原卫!”

  商夏的声音忽然在他身边传来,道:“看样子来的是你的熟人?”

  罗七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即振奋道:“是我当初在星原卫的好兄弟,此番若非是他们来得及时,恐怕刚刚那人就要逃了,打蛇不死必有余殃。”

  罗七这最后一句话倒像是在向商夏强调着什么。

  商夏微微笑了笑,看着远处三位身披星袍的武者正向着他们这边飞来,淡淡道:“他们应该早就到了。”

  原本正欲上前迎接来人的罗七微微一怔,不过他脸上倒也没有浮现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更没有转头看向身旁的商夏,而是低沉道:“你确定?”

  商夏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对面三位星原卫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那位劫掠者则只能任由他们牵着行进,浑身上下连带着言语听力都被禁锢。

  “罗兄可无恙?”

  三位身着星袍的星原卫从半空当中落下,当前一人身形高瘦,脖颈细长而脸型略方,在看到罗七的刹那目光不住的上下打量,以确认他是否受伤。

  罗七见得来人顿时大笑道:“无妨,无妨,多亏吴兄你来得及时,否则定要让这罪魁祸首逃脱,日后说不得还要暗中报复小弟。”

  那名叫吴横的星原卫闻言爽朗一笑,道:“他永远也没有机会了,落在我星原卫的手中,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在星原狱中度过余生,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那吴横脸色一沉,语带不满道:“倒是罗兄你,莫不是嫌弃星原卫对你照顾不周,又或者不愿拿我吴横当兄弟?怎得冒险到旷野当中做起了引路人的行当?难道你不清楚这其中的危险吗?”

  罗七面色讪讪,却又不愿就此低头认错,只是不住道谢。

  吴横身后的一位星原卫见状发出一声略带嘲讽之意的冷笑,道:“横哥,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罗老七他这是不死心,还想着能在旷野当中遇到机缘恢复自身修为呢,要我说简直就是白日做梦!我说罗老七,你虽然从星原卫退了下来,与人动手连四阶武者都打不过,但毕竟五重天的修为仍在,何不就此静下心来颐养天年?有星原卫下发的源晶接济,你可能还能潇洒一两百年,说不定比我们这些守卫星原城的星袍子还要长寿,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嘿嘿,刘家兄弟说的是!我也只是不想单纯做个废人而已。”

  罗七讪讪笑着,这时才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瞧我这记性,忘了给诸位介绍,这位是我此番在旷野中遇到的商公子;商公子,这三位星原卫乃是我旧时同僚,这位是吴横吴兄弟,还有刘承裕刘兄弟,何玉鹏何兄弟。”

  商夏朝着三人含笑点了点头,目光却更多在三人身上披着的星袍上徘徊。

  那三位星原卫则对商夏兴致缺缺,听得罗七的介绍也仅有为首的吴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稍加点头示意便挪开了目光。

  或许是因为其星原卫身份的缘故,再加上商夏也并非是六重天的真人老祖,纵使先前其以一己之力破除了七位劫掠者的合击阵势,展现出惊人实力,这三人神情间仍旧带着几分轻视。

  罗七大概也能看出旧日同僚心中所想,尴尬的笑了笑,道:“既然吴兄你们已经来了,那这里便交由你们来处理,我既然遇上了这位商公子,那自然也需要将剩下的事情做完。”

  吴横扫了一眼周围倒在地上萎靡不振的几名劫掠者,目光再次掠过了商夏,然后点了点头道:“也好,你先去吧,放心,这几人不会好过的。”

  罗七转过身来看向商夏,问道:“商公子?”

  商夏笑了笑,道:“有劳!”

  罗七微微松了一口气,当即便欲带着商夏继续前往星原城。

  不过二人刚刚动身,便又见得几道星光从远处迎面落下,随即浮现出以一位白发白须的虬髯老者为首的四位星原卫。

  罗七原本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待得看到来人之后,顿时目光一亮,赶忙上前道:“见过队主,见过诸位!”

  站在白首虬髯老者旁边的三位星原卫或向着罗七微笑示意,或微微点头,还有一位表面看上去年纪最轻的似乎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那白首虬髯老者见得罗七眉头便是一皱,道:“小七,怎么是你?”

  说罢,目光越过罗七落在了商夏的身上,目光顿时一凛,随即又看向了罗七,叹道:“你还是不愿放弃么?”

  罗七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队主,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白首虬髯老者不置可否,只是道:“在星原城中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这个时候,身后处理其余几位劫掠者的三位星原卫也赶来汇合。

  “队主!”

  以吴横为首的三人向着白首虬髯老者见礼。

  白首虬髯老者面无表情问道:“处理好了?”

  吴横笑答道:“已经妥了。”

  白首虬髯老者闻言便欲转身离开。

  “队主!”

  罗七见状连忙上前两步喊道。

  白首虬髯老者身形一顿,沉声道:“什么事?”

  罗七面带希冀之色,道:“敢问队主,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让修为恢复正常的话,您当初承诺让我重返星原卫一事……”

  “嗤——”

  一道讥笑声毫不掩饰的传来,站在吴横身旁的刘承裕正欲开口,不料旁边的吴横却朝着他无声的摇了摇头。

  始终跟随在白首虬髯老者身边的三位星原卫闻言,其中有两人面露惊讶之色,似乎诧异于罗七的执着,而之前见到罗七显得有些激动的那个最年轻的武者,却将目光垂落了下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队主……”

  罗七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哀求之意。

  白首虬髯老者猛然转身离去,声音却在罗七的耳边响起:“老夫自然说话算话,如果你真的能够恢复修为的话。”

  星原卫一行七人越行越远,罗七望着众人的背影大声道:“多谢队主,多谢诸位!”

  商夏站在罗七的身后,看着眼前之人在那一队星原卫已经远去之后,仍旧在卖力的挥舞着手臂。

  商夏忽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回到星原卫?”

  罗七挥舞的手臂突得一滞,而后语带落寂道:“不过是一道不想让自己就此颓唐的执念罢了。”

  商夏点了点头,忽而又问道:“我见得这一队星原卫的个人修为境界也不见得比之前那七位劫掠者强多少。”

  罗七转过头来正色道:“可两者之间的差距却差之千里,哪怕那些劫掠者在模仿星原卫的合击阵法也是一样。”

  商夏笑了笑,忽然问道:“是因为星原卫身上披着的星袍吗?”

  罗七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头道:“不是谁都能披上星袍的,除去星原之主可以一言而决之外,武者只有经过卫主、营主一致同意才能够披上星袍,哪怕是各营的队主也只有推荐的权力。”

  “那……那位队主……”

  罗七答道:“区队主还兼任第四营的副营主,他与营主私交甚密,营主曾经欠他一个大人情。”

  商夏恍然,而后又问道:“星袍乃是如何制成,竟有如此神异?”

  罗七对于商夏的询问并不意外,直接答道:“这恐怕只有星原之主才知道了。”

  商夏又道:“那么星原之主姓甚名谁,他的修为境界达到了何等境地?”

  罗七摇了摇头,道:“星原之主便是星原之主,至于他老人家的修为境界,又哪里是我等所能够揣度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